福建体彩网平台【真.山林凉】

胜景山河厂区暗访:铁皮墙设备锈工人稀生产闲

发布时间:2021-06-18 21:33

  昨日(12月16日)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了《胜景山河IPO涉嫌“酿造”弥天大谎》,多名记者历时10多天对岳阳、长沙、上海、苏州、成都5大市场地毯式调查后,发现胜景山河在招股书披露的主渠道大型连锁超市难觅踪迹,公司大批量生产的“喜酿”系列更是无影无踪。投资者不禁要问,没有产品销售,说明这些产品卖不出去,既然消费者没有买这些酒,那么其宣称的一年7446.05吨酒(近744.61万瓶)销量,是被谁买走了?

  今天,记者将披露更详实的内幕厂区生产情况,而调查结果也正好印证了销售市场的情况。当记者进入胜景山河的生产区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萧条:厂区内冷冷清清,工人稀稀拉拉,部分设备锈迹斑斑,开工率严重不足。公司的保密工作非常到位,竖起了约4米的高墙,周围的栏杆上都加了厚厚的铁皮,将这一切包裹起来。在记者蹲守的近10个小时内,都未见有拖货的车辆出入,难道这就是身处产销旺季,胜景山河应该呈现的景象吗?

  在岳阳市中心的琵琶王立交桥旁,古越楼台的巨幅广告牌赫然竖立在侧,据当地广告公司的销售人员透露,这块广告牌一年的费用要16.8万。据悉,胜景山河这样的巨幅广告在市政府外也有一块。然而,相比公司在岳阳市的极高曝光率,公司的本部却被包裹得密不透风。

  对于在胜景山河附近生活的居民来说,酒厂一方面为他们提供了就业机会,另一方面却是“华而不实”。

  出租车进入岳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后,转了几道弯,就在一个不大的十字路口停下。远远望去,一排外形很普通的房屋在明黄色墙体的衬托下耀眼夺目,这就是湖南胜景山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公司正门旁,铁皮墙上拉着红色的横幅,除了能看到办公楼外,厂区内的其他设施都被遮挡。记者沿着厂房外围右侧步行,明黄色楼房的后面便是一个个圆弧顶形状的仓库,此时,铁皮墙变成了水泥围墙。与传统的3米左右高度的围墙不同,胜景山河在大石块的上面,还加上砖块,围墙高度足足升高了近一倍。

  厂区后面有一扇铁门,从门旁的栏缝隙处往里面看,冷冷清清,能够看到酒罐子整齐地堆放在一处。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公司进货、出货的车辆,都是走后门。四季度应该属于黄酒的产销旺季,然而连续4天记者在胜景山河蹲守近10个小时,始终没有看见有运货或拖货的车辆进出,大门始终关闭。

  在厂区的西南角,高高水泥围墙又变成铁皮墙。此时2米多高的铁皮墙上包裹了一层绿色的铁皮,上端留有铁栏杆的尖刺,下端直至水泥墩,厂区内的情况依旧被包裹得严严实实。

  相比旁边的油脂厂、湖南白银、科美达电气等企业,胜景山河完全把自己包裹得像一个“粽子”。

  胜景山河正门左侧是一条不算宽阔的水泥路,当时是午后2点,这里没有黄酒旺季应有的车水马龙,反而是一片宁静。

  远方,一个推车人的身影进入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眼帘,于是记者走上前与这位年近六旬,自称姓吴的老者攀谈起来。

  记者问:“旁边这家酒厂名气大吗?”当记者发出这句话后,老者并没有急着回答,反而用双眼注视着记者,眼神夹杂着一丝不屑,最后答道,“这是一家华而不实的企业。”记者又问:“外面看上去还算气派,怎么是华而不实呢?”老者回应,“古越楼台就是从外面拉酒回来,加工、包装卖出去。这也能叫酒厂?表面功夫做得很好!”

  “华而不实”“外面拉酒加工”,老者的一席话,给记者更多的疑惑,这让本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胜景山河工厂显得愈加神秘莫测。

  记者决定继续向路人打探。在公司后门的王家畈路,记者见到了一位环卫工人。记者上前问道,“这家酒厂在生产吗?”她回答:“生产啊,在这里扫地还能闻着酒香。”“那平时能看见去工厂拉货的车辆吗?”记者继续问。她表示,“能看见但比较少,不过有时候不是拉酒出去,而是拉酒进去。”“拉酒进工厂?”记者不禁困惑。环卫工人表示,“应是在外面卖不出去,所以拉回来。我看见酒瓶上有古越楼台的包装。”

  环卫工人建议记者去白石岭居民区打听下,因为这个工厂的普通工人基本就住在那个片区。

  白石岭居民区距离胜景山河后门大约800米,聚集着一片2~3层的农村小楼。

  记者与一位正在晒太阳,自称姓李的大爷聊了起来。记者问,“附近的村民在下面的胜景山河上班吗?”李大爷表示,“有一部分。”记者继续问道,“这个工厂发展好吗?”“维持得过去,估计发展不太好。”李大爷回答。“是效益不好吗?”记者追问。李大爷表示,“去年这个酒厂招了50多名业务员,但没多久就被遣散回去,效益应该不是很好。现在在工厂上班的村民听说也不是很忙,只是有事做吧。”

  随后李大爷还带着记者找到一位曾在酒厂工作过的小伙子。听明记者来意后,小伙子首先发问,“这家公司要上市了,你是证券公司的?”记者表示,“我是投资公司的,想考察下古越楼台的生产情况。听说这家公司还要从外面拉酒,有这个事吗?”他问,“听谁说的?”记者回答,“附近的村民。”此时,小伙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微笑,他表示,“公司的生产情况非常一般。我以前在那里做过事,有几个朋友现在还在工厂做封瓶业务。”

  当记者还想进一步了解更多信息,小伙子以还忙着给自家盖房子为由婉拒了记者。但记者离开时,小伙子突然冒出一句:“如果你是记者,想了解什么情况,还是去问公司吧。”说完,他便很快离开了。

  这让记者很不解,刚交谈几句话,他就质疑记者的身份,难道行踪已经暴露,或是酒厂对员工下达了封口令?

  胜景山河到底怎么样?市场的销量、路人的描述都不及记者去厂区实地考察一番。

  经过多方努力,独守厂区外围数天的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终于在胜景山河内部人士庞虎(化名)的帮助下,进入到工厂内。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厂区,记者见到的是工作人员稀少,陈旧的设备不少已锈迹斑斑,这与正值生产旺季的同类企业相比,显得那么格格不入。

  记者穿过行政楼后的栅栏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旁圆弧形蓝色顶部,黄色墙体的厂房。而在旁边,还整齐地堆放着不少酒坛。

  “原酒生产出来,要在公司的库房放置几个月,才会拖到外面的地窖仓库。”庞虎表示,这些仓库是用来囤放原酒的,“里面都是酒”。不过由于这些仓库已经上锁,记者无法一窥究竟。

  记者随后被带到厂区最后面的一栋厂房,庞虎表示,“这栋楼就是主要的生产车间,每一道工序从上至下。”

  记者坐电梯上到顶楼,这里是胜景楼台生产黄酒的第一道程序浸米、蒸煮、淋饭落罐。走进这个车间,三个竹簸箕装着已经蒸煮过的糯米,随意堆放在路旁没有任何防污染的措施。在这里,记者只见到两个工人,似乎在谈着什么,并不忙碌。

  向下走,记者来到前发酵车间,只见一根长管从上一层牵出,可以移动至12个大铁罐的上方。在这个车间,上一层楼蒸煮过的糯米会被输送到铁罐,然后加上辅料,进行首次发酵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每个大铁罐的上方,均有一个扩音器,播放着并不流行的歌曲。对于为何播放音乐,庞虎笑着介绍,“这是我们董事长要求的,他说酒是有灵性的。”庞虎表示,这音乐会24小时不间断播放,这样酒会更好喝。

  在这个车间,记者并没有见到工人。由于12个铁罐被玻璃围墙围着,记者也无法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酿酒。

  下了一层楼,记者见到20多个铁罐,厂房采取的是半露天形式,脚下没有水泥石板,取而代之的是钢丝网,走上去让人心惊胆战,生怕一不小心会踏空。庞虎告诉记者,厂房没有采取封闭的原因是酒要吸收日月精华。在这里,记者依然没有见到工人,每个铁罐上包裹着红布,“安安静静”躺在那里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一个存有50多个陶瓷罐的车间。庞虎告诉记者,这里是发酵的最后一道工序。在车间里,记者看见一个工人站在陶瓷罐上,拿着手电筒对着发酵坛张望。庞虎告诉记者,在这个车间,工人要对温度、湿度进行精准的把握,这样才能酿出好酒。

  “那为什么工人这么少呢,一个人忙得过来吗?”记者问道。庞虎表示,工厂现在实行“三班倒”,如果不是特别要赶工期,白天上班的人就只有这么多。“我们都是在晚上生产,那时候的电费便宜。”(后据记者了解,岳阳市工业企业按照合同约定,实行平谷峰谷电价,晚上的电费的确要便宜些。)

  离开发酵车间,记者被带往压榨车间,这里分两排停放着二十几个压榨设备。在布条上,不断滴出压榨出来的原酒。记者注意到,这个车间共有四五名工人,有的在聊天,有的用拖把不断拖地。

  记者发现,工作人员的脸上并没有佩戴口罩,这与记者手中的一份公司宣传画册,员工生产都戴有口罩的图片并不吻合。

  在压榨出原酒后,下一道程序便是煎酒。相比前面一个个大罐子的酿造车间,煎酒车间的设备要老化得多。

  记者发现,一个不到2立方米,四四方方的铁罐子就是煎酒蒸馏的设备。此时,该煎酒炉正在工作,顶部缝槽处还冒着小泡。从外观上看,这个炉子锈迹斑斑,两个出口龙头不知道是因为设备老化,还是阀门不紧,还在一滴滴地渗水,而这个出口龙头对应的下一道工序就是直接灌装封坛,然后再往酒坛上封上泥巴。

  “原酒封装后要等封口的泥巴干透,再拖到厂区的仓库放3个月,然后便拖到外地的仓库酒窖放上3年。”庞虎如此告诉记者。

  离开煎酒车间,记者来到了灌装车间。在灌装车间的里面有一个玻璃房,4位女工围在一个机器旁边。庞虎告诉记者,这就是灌装机。此时,传输带上并没有酒,可见此时上没有进行生产。

  在传输带的尾端,记者还见到了一个设备,这个设备下端是一个铁皮,上端类似荡秋千式的有一个架子,架子上都是小孔,成品酒就摆在上面。庞虎表示:“具体的工艺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蒸汽从孔中喷出,给酒瓶消毒。”记者发现,和煎酒罐相比,这个消毒用的铁皮生锈的程度更为严重。

  退到最外面的一个厂房,记者终于见到了最后一道工序包装。诺大的厂房中,只有五六名女工正在给新酒包装,桌子上堆放着酒瓶和酒盒,记者的到来引来他们一阵张望。在这个厂房的各个角落都是已经封口,但未贴标签的成品酒。记者随手拿起一瓶,瓶盖上已经积满了一层灰。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是酒瓶还是酒盖,记者均未发现生产日期。庞虎告诉记者,只有到贴标签的时候,才会有生产日期。记者不免心中犯嘀咕,这样确定下来的生产日期,还有意义吗?

  为更准确了解当前黄酒企业生产状况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(以下简称NBD)联系到一位在江浙地区大型黄酒企业工作10余年的詹女士(以下简称詹)。

  詹:这要和各家公司的销售情况结合起来考虑。如果销量不多,可以晚上生产节约成本。不过我们企业订单充足,忙都忙不过来,这时候怎么敢节约电(晚上生产)!

  NBD:根据中国酿酒工业协会黄酒分会的数据,2008年金枫酒业、会稽山、古越龙山、张家港、塔牌的平均销售价格分别为0.53万元/吨、0.6万元/吨、0.62万元/吨、0.84万元/吨、0.91万元/吨。这些企业价格有高有低的原因是什么?

  詹:这和每家公司的产品结构有关。如果公司高端酒占比较大,平均的销售价格自然会高。

  詹:这个……,我不知道统计口径是什么,你直接问他们 (胜景山河)比较好。不过,整个黄酒行业还是以中低端产品为主,高端酒的销量不大。这么高的吨价不可能。

  詹:肯定有啊,比如戴口罩、穿工作服。我们有一套完整的质量管理体系进行认证。

  詹:每个企业对质量的要求,以及认证指标都不一样。不过上市公司的要求都很严格,我们企业毕竟不是小酒厂,有些小酒厂就是手工生产。

  NBD:我怎么发现胜景山河的酒生产出来后摆放在地上,瓶底、瓶盖都没有生产日期。

  NBD:黄酒生产有道工序是煎酒,我发现胜景山河的煎酒灌锈迹斑斑,出水龙头都关不紧。

  詹:他们没用不锈钢吗?对了,他们以前和古越龙山合作,是不是用古越龙山的旧设备?

  詹:那就对了,那么老的设备还沿用至今!近几年技术改造,各企业都在使用新设备,不会生锈的。

  针对在胜景山河的实地调查情况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还采访了国内知名黄酒企业的一位生产部总监严经理。

  严:不可能白天不生产,就靠晚上生产。生产黄酒对温度湿度都有要求,晚上一般只能进行部分生产环节,如灌装什么的,仅靠晚上肯定不行。

  严(笑):晚上加班开不开灯,给不给加班费?现在我们生产都忙不过来,不可能为了节约电晚上生产。耗电量要看你生产多少了,每个企业的销售情况都不一样。

  胜景山河,一家被铁皮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企业,到底有什么“见不得人”的地方?一家为当地农民工提供“饭碗”的企业,怎么同时被他们直指“华而不实”。如果《每日经济新闻》不奔赴实地调查,谁会预料得到,一家高科技酿酒企业会是这一番景象。

  公司在招股书中称拥有多项黄酒行业领先的生物技术,故冠以“生物科技”之名。但记者在车间内不但没看到高深的技术研发部门,也没有看到公司员工戴着口罩生产,反而看到的是部分锈迹斑斑的设备,难道这样的企业就算高科技?在大型黄酒企业已经更换不锈钢设备时,公司却沿用古越龙山的老设备,这样的企业有竞争力吗?

  在招股书中,胜景山河从事黄酒的生产源于2003年,至今不过7年时间。但公司竟然生产出包括20年陈酿“古典”在内的,多款8年、10年、12年、15年、18年、20年的陈年黄酒,公司到底是以哪里的陈年老酒作为基酒?据公司内部人士庞虎透露,古越楼台的陈年基酒全部来自古越龙山,然而公司在招股书中极力回避与古越龙山的关系,这又是为什么?

  在招股书中,公司生产人员为35人,产能可以达到1.6万吨,即人均产能高达457.1吨/年。但实际情况却是工厂人丁稀少,设备开工不足且部分锈迹斑斑。这样的环境如何创造出高于古越龙山人均产能99.9吨/年,金枫酒业人均产能238.6吨/年的“奇迹”?

  众所周知,食品企业最重要的就是生产环境。在记者的暗访中,胜景山河生产车间洗完后的糯米随意堆放在路旁,各个环节的生产人员均没有佩戴口罩;在随地摆放的成品酒瓶上,无论是酒瓶还是酒盖,记者均未发现生产日期。据公司人士介绍,只有到包装的时候才会打上生产日期,这样确定下来的生产日期有意义吗?

  在招股书中,公司称由于传统消费习惯所致,黄酒多用于温饮,更适合寒冷季节,所以公司在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的销售收入和营业利润占比较大,尤其第四季度占比最为显著。2009年数据显示,一季度营业收入占比为24.58%,四季度营业收入占比为32.84%。

  然而,记者在实地暗访中发现,当前胜景山河厂区内冷冷清清,虽然公司人士称实行“三班倒”,但其目的并不是加班加点生产,而是为了节约电!各个环节的生产人员也少得可怜,包装车间完全没有忙碌的迹象,部分设备没有运转。在记者蹲守的近10个小时,都未见到有拖货的车辆出入,难道这就是产销旺季应该出现的景象吗?

Copyright ©2015-2020 福建体彩网平台【真.山林凉】 版权所有 福建体彩网保留一切权力!